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有多少美好败在你的先入为主上?


有多少美好败在你的先入为主上?

时间:2015-11-25 20:40:47   来源:文章阅读网  作者:闫晓雨  点击数:  


最近在看一部电视剧,抛开演员和剧本的设定,里面有句台词确实有触动到我:江湖险恶,但我的感情是美好的。这话拂耳乍听,只觉鸡汤无比,但不知怎的,那天晚上迷迷糊糊在睡梦中却像是被它洗了脑。

大家都知道,水一旦流深,就容易发不出声音。

我们总是习惯于东张西望,却看不清自己脚下的现实,比起冒进,现代人或许更需要的是学会在喧哗中去倾听平静。如果你不把握分寸善良,就别指望上天给予温柔光。如果你不相信爱是良药,就因此注定触碰不到美好。得与失,原非江湖飘摇中所能寻得,若能怀揣着对人性更好一面的期待,这生活自会有趣不少。

所以,我把亲身经历过的两件小事记录下来,只为时常提点自己:

愿你不会因为自身处境,而迁怒他人;愿你不会因为曾被伤害,就不敢再爱;愿你不会因为所谓人世薄凉,就嫌弃今晚的月光;愿你永远不失望、不遗忘、不逃亡;愿你学会在黑夜中远离一切刀剑喧嚣,踩着风声,继续前行。

01

12年夏天,我和闺蜜去湖南玩,最后一站是长沙。

没有在橘子洲头看到朝思暮想的烟火,没有夜爬岳麓山,也没有在坡子街吃到正宗的臭豆腐。七月份的星城实在太热了,我踩着一双橙色的“果冻凉鞋”吧唧吧唧走在柏油马路上,感觉就像是行走在烧烤架上的小绵羊,整个人被炙到外焦里嫩,对头顶的大太阳束手无策。再加上所住青旅的空调完全是排山倒海之气势,没两天,向来自诩草原女汉子的我竟然华丽丽变成了湘江边上的蔫儿小妹。

直到离开长沙的最后一天,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好。

闺蜜出于照顾我也是寸步不离事事周全,在火车开的前几个小时里,我们决定先在解放西路看场电影,以缓解出去外面不知去哪等待的“躲日之战”。电影貌似是个不太惊悚的恐怖片,背景音乐很轻柔,几日来未曾安心合眼的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醒来后,发现距离开车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坐公交过去,大概也是绰绰有余的。

但谁也没有想到会遇上一场世纪堵车,15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都要将近过去了,我们还堵在万达广场附近,离着火车站十万八千里。

“啊!怎么办,我们赶车要迟到了,师傅您通融通融让我们下去吧。”本来是不允许中途下人的车道,司机师傅看情况紧急最终选择在安全的位置把我们放了下去。而真正的难题,才刚刚开始。下车后本来是要打车的时候,我们两个迷糊蛋摸摸口袋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现金都没有了,可能是被偷了,可能是花光了,总之,站在川流不息的异乡街头,这感觉真是糟透了。

此时,距离火车开走,仅仅只有25分钟了。

周围没有任何银行,手机上一切便利的转账支付功能尚不如当下流行,两个平日里没有过多社会经验的姑娘,面面相觑,手忙脚乱。

后来我们只好打算和身边的路人求助。恩,就是你在大街上碰到过无数次的那种,突兀的拦下一个人,语无伦次的说一些话,绕来绕去好不容易才能听懂的唯一目的:给我借点钱吧。

闺蜜平日里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那天为了借钱,头一次脸红出初恋的感觉。而我,在一边鼓起勇气和路人搭讪的过程中一边回忆起过去自己的某些行为,当面对路人措手不及求助时,我是如何应对的。大多数时候我都会先入为主的认为那是场不折不扣的“骗局”,偶尔实在看着对方可怜,也会主动倾之腹囊。但面对衣冠楚楚的年轻人时,我很少心软,“没有自知之明的懒惰主义者”或者“拥有实力而妄图悄然去走捷径的投机分子”是我对他们偷偷下过的最多层次标签。

不是我不够善良,而是我怕自己的善良适得其反。

那是过去的十几年来,我所接受的教育和耳濡目染的正常行为规范沉淀下来的心理措辞。但在那一刻,当我面对着无动于衷的路人、飞速转动的秒针和眼前这座被温柔夕阳笼罩的城市时,故事主角开始换位,在他们心中的我,是不是也是个骗子呢?比起失落和无助,当时我的内心更是对从前自我单向认知的无比愧疚。在不接近任何真相,就贸然选择判定他人不可取,以及用所谓人情常理来推波助澜或无动于衷的漠然昂走,这种行为不叫理智,只是狭隘。

不要因为先入为主的观点,就肆意驱逐本该被妥善安置的事实。

询问三巡,我和闺蜜几乎都要放弃了。

“喂,小姑娘,你们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站在不远处的一位中年男子,主动走过来说。

我们两个太累了,再也没有力气眉飞色舞热情澎湃的去讲述自己的遭遇,只是极尽简单的表达出“缺钱、附近取不到钱”的意思。

而那男子竟然没有任何怀疑之色,淡然的掏出了钱包道,“你们要多少?”

学会洞悉美好事物,是使人快乐的最佳捷径。时至今日,我不再想得起他的容貌,却始终能够回忆起他说话的语调来,很平和,五个字中间没有任何轻重音之分,像个长辈一样的笃定和善,还有丝理所当然之意。面对我们提出要留下人家电话号码或者银行卡号的请求,他也没有答应,叮嘱完“出门在外,多加小心”之后便选择转身离去。

20块钱,不多不少,却着实解救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当然,比较幸运的是,当天火车晚点了。

02

第二件事情,发生在北京地铁六号线,某一天我坐地铁去上班的途中。

我从黄渠站上车,到青年路的时候整节车厢里的乘客几乎都快要融为一体,任何个人的肢体波动,都仿佛会把周围紧致的皮肤拉扯下一块来,一惊一乍的尖叫声,比听歌剧还要热闹。

大部分乘客的年纪估摸集中在20岁~35岁中间,正是职场上的激进分子,有人在摩擦的电波中和客户通话,有人同身边同伴小声吐槽起公司里的各种暗黑规则和桃色绯闻,关于老板和女助手那些经典桥段,你懂得。当然,最多的人还是选择挤在胸前漏空玩手机。大家谁也不会看谁,谁也不关心谁,每个人大脑里奔跑着的马达,都直奔自己的生活主题。

这种常规情况,直到有人“轰然倒地”,画风突变。

倒地的中年男子原坐在北侧的首个座位上,但不知怎的,突然抽搐倒地,口吐白沫,身边大概没见过这阵势的女孩子秒变小白兔,跳到两尺外。原本密不透风的车厢,突然以圆规的形式四散开来,男子倒地的位置周边留出一大片空地。

某个机灵的小伙子第一个反应过来,迅速按了车厢里的警报器,接着,车停了。

人潮也炸锅了。

“我这九点就要打卡,迟到可要扣钱啊!”

“早会!我们最不能缺席的就是每周这天的早会了!”

“咦?他这不会是什么传染病吧?!”

“不会吧……”

“明知自己有病,还来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也太没公德了吧!!!”

如果语言是有形体,那一刻,必然是好几连串的感叹号漂浮在空气里。平日里被高压蹂躏习惯的浮躁脾性突然集体爆发出来,大家各发牢骚,又惺惺相惜,已经完全快忘记了躺在地上忍痛打滚的男子。

我从混沌中抽离出来,正打算鼓起勇气去询问男子,却被一股大力推开。还是那个按警报器的年轻男孩,急急忙忙从书包里掏出只剩半包的面巾纸,上前递去:“你怎么了?要不要紧?列车员等下应该要来了,你再坚持坚持……”许是男孩的真诚打动了在场的乘客,大家从惊慌失措中幡然醒悟,陆续走过来关切查问。虽然仍有站在远处持以观望态度的人,但也不再抱以嗤之以鼻的眼神。

说到底,活着不是生意,也不是什么交易,压根谈不上吃亏这么一说,但“对人好”却是实实在在能够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有人掏出了水,有人在百度急救措施,一位年轻的、腼腆的,打扮得很粉嫩学生气的姑娘半蹲下来,说自己刚刚大学毕业,是学临床护理专业的,如果可以,她想先扶男孩起来大致看看。

周围人立马争先恐后的将男子扶了起来,小女孩看起来有点胆怯,让男子张开嘴。

可无论好说歹说,男子死活都不张。

在男子拿沉默与大家的猜测议论对峙的过程中,朝阳门站的列车员终于上来了。可列车员上来后也是无济于事,无论你是询问,还是关心,总之应对外界一切纷扰,他就是选择闭语不言。眼看着整个列车停在这里已有近5分钟,出于为了公共交通安全和其他列车正常行驶,列车员提出:“您跟我们下车,我们送您去医院好不好”这样的意见。

男子摇摇头,依然无动于衷。

周围的乘客们看起来都有些焦急了,但这次,他们考虑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关于这个男子的秘密。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不说话吗?难道,他是哑巴?

“不!我不要去医院,我太穷了,我一个人在北京打工,我的家人并不知道我得病!求求你们,不要把我送到医院,送去了,我也看不起啊……”良久,男子终于开口道,皱皱巴巴的脸上已满是泪水。作为一个已经走完小半生的中年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痛哭失声,这种场景,恐怕也只有感动中国的VCR里才能看到。

人心所最残酷的存在,也是最温柔的感知。

疏忽之间,车厢里所有人都沉默了。

大家都是北漂,无论是坐拥CBD豪华格子间里的董事长秘书,还是在地铁口支起小摊给手机贴膜的小哥,无论是职场上被大家称为“心机婊”,还是为在这个城市生存下来不得不耍尽花招的奋斗达人,按照社会群体来分,这一刻,我们都属于同一个圈子。

“我这里有200,你拿去看病吧”说这话的,正是刚刚刻薄男子可能身患传染病的那位。

紧接着,大家都纷纷掏出了钱包。

……

然而,故事的最后,男子没有收大家的一分钱,也没有跟随列车员去医院看病。

他颤颤巍巍的走下了地铁,不愿再耽搁列车行驶时间

一片寂静中,车厢里灌满隆冬的风,继续开往前去。

或许几个小时后的我们,在面对职场、客户,面对这社会弱肉强食游戏规则时依然会选择冷酷应对,从自我利益出发,这是根植于这个社会中谁都没有办法的常态。但我更相信,无论世事如何,人心总归还是美好的。当天经历过这件小事的人一定会在日后将温暖扩大化,就算平日里再不明显,也会在必要时发出光亮。

这江湖纵有生生不息的萧索,却阻挡不住亭亭玉立的人心。